古都朝歌研究 今天是:
  朝歌研究主页 商都研究 卫都研究 淇史钧沉 朝歌人物 文物文献 姓氏寻根 研究动态 百家争鸣 学者介绍  

 

   

 

淇史钩沉 - 豫剧《许穆夫人》创作漫谈(之二)
豫剧《许穆夫人》创作漫谈(之二)
场景与情节
作者:张贺勋  加入时间:2018-6-23 22:15:52  点击:

 

    唱、做、念、打,是戏曲的特性。场景的虚拟性和表意性是戏曲编创时要考虑的重要因素。

为了最大限度地为演员提供舞台表演空间,《许穆夫人》六场戏的场景安排,全部避开室内,摒弃“一桌两椅”和“宫殿相府”传统场景。六场戏的表演场景分别是:朝歌鹤苑、淇水岸边、摘星台下、许国宫苑、朝歌鹤苑(景同第一场)和卫国边陲。

情节是一部戏的基本构成要件,是人物塑造的载体。在《许穆夫人》的情节设置方面,我们始终围绕观众的“期待性”进行思考,要让现代观众坐得住、看得进、有共鸣。这是编创的难点。

为追寻这一目标,我们有意识地让情节“艺术跨界”。剧中,前后设置了5个段落的舞蹈(包括北狄少数民族舞蹈),还融入了多人魔术表演。

 

剧中呈现的情节,既要符合“史实”,又要体现个性,二者结合,方显完美。许穆夫人的历史故事,以及她所牵涉的时代和人物关系,是不容篡改的。我们按照“大事不虚、小事不拘”的原则,在细节上下足功夫,反复雕琢。略举如下:

卫懿公玩物丧志、好鹤亡国,这是史实。在细节设置上,我们把卫懿公好鹤的行为进行适度夸张,把性格放大,为后面的“亡国”张目。本剧一开场,就围绕鹤的故事来展开,建鹤苑、献鹤舞、拜鹤爵,卫懿公大兴土木,兴师动众,通过一个小人物——鹤总管,从侧面予以充分展示,塑造了卫懿公爱鹤成癖的人物个性。

公主嫁许,是一个历史事件,但她为什么没有选择嫁给近邻强齐、而嫁给偏远弹丸的许国呢?这在不同体裁、不同剧本中有着不同的情节表达。有简单情节处理的,说卫懿公昏君一个,妒妹才华,威逼公主嫁给许国穆公;有正面叙述、据理力争的:公主把个人安危与国家命运相联系,叙说嫁齐的必要性。因卫国弱小,一旦遭遇不测,齐国可出手相帮,力保卫国无恙;有写以贿求婚的。说许国为娶公主,不惜重金贿赂,卫懿公见财眼开,抛妹嫁许;有写卫国奸臣对公主婚嫁使阴招的,百般教唆卫懿公,使坏把公主嫁给了许国。还有一个电影剧本,写得更荒诞,说许穆公求婚住在卫国京师朝歌,瞅机会与卫懿公接近,一连多日,天天与卫懿公在酒宴上推杯换盏,极尽阿谀奉承之能事。卫懿公喝得天昏地暗,不辨东西,糊里糊涂把爱妹嫁给了许穆公。

我们在构思这一情节时,首先从当时的背景和公主与卫懿公的关系考虑。公主与卫懿公并非同胞兄妹,而公主的亲哥哥辟疆尚游学在外,他是求学而游?还是被逼离国?史书没有记载。我们为此设计了这样两个人物,一个是曾哺育公主长大的婶娘,就是卫懿公的生母;另一个是在婚嫁问题上起关键作用的占卜巫师。婶娘待公主视如已生,百般呵护。眼看公主大婚在即,在嫁齐嫁许的事情上,婶娘从内心愿意让公主嫁给近齐的。但当朝臣渠孔不怀好意地告诫婶娘,公主胞兄辟疆游学他国,一旦志满回国,加之才华横溢的公主嫁在身边的齐国,他日恐遭不测。嫡亲庶出,孰重孰轻,婶娘是能够掂量出来的。渠孔使出伎俩,借占卜大师爻卦,把公主“请”离卫国,嫁给了许国。

以择婚为情节贯穿一场戏,巫师卜婚,婶娘与公主的母女情感纠葛,几番曲折,摇曳多姿,确实是非常出彩的一场好戏。但初稿完成后,专家提出置疑。一则有违戏曲的基本原则“一人一事一线到底”,围绕择婚事件,牵涉的事件太复杂;明处是谈婚论嫁,暗处又引发出宫庭斗争,使简单的事件变得异常复杂;二则本场出现的这些人物,前后缺少贯穿,呼之而来,挥之而去,不合规范;三则婶娘与公主的情感,描述多了,戏会走偏,戏份少了,没有味道。几经权衡后,我们毅然舍弃了这样的情节安排,另寻他路。

调整的方向,仍围绕、放大卫懿公宠鹤这个历史事件。改后的公主嫁许情节变成了这样:齐国公子无亏赴卫国京城朝歌求婚,逗留期间到淇水游赏,恰遇公主踏春,二人相互倾慕执手。一天,鹤苑小混混抬着禽鹤小轿在朝歌街头炫耀,因草民避让不及,受辱被打,齐国公子无亏撞见,他对堂堂礼仪之国发生这样的禽重人轻的怪事容忍不下,勇于出手,替民出气,不想惹恼了卫国君主卫懿公,公主婚事就此生变……

《载驰》一诗,载于《诗经》,是许穆夫人得知故国蒙难、单车救卫途中写的一首名篇。但许穆夫人是如何离开许国,回故国救难?这个细节是塑造人物、铺陈情节最容易发力的地方。我们首先从亲情的角度来着手,为许穆夫人设置了一个母子离别的场景,许穆夫人抱着自己的爱子,交于乳娘、母子离别的刹时,百感交集。这段戏是这样的:

(内婴儿哭,乳娘抱婴儿上)

        (白)我的儿,儿啊——(接过。唱)

         出征前我把姣儿抱,

         此时娘百感交集心似火烧。

         娘本该,形影不离将儿呵护,

         姣儿你不知道,娘不出征(可是)战火难消(儿哭)

         儿呀儿呀儿,

         娘的好宝宝,

         儿的哭声声声唤娘你娘我知道,

         姣姣儿怕离开娘亲的怀抱;

         儿呀儿呀儿,

         你年幼不知道,

         姥姥家乡娘的母国正在受煎熬。

         朝歌变啥样,

         娘要去瞧瞧(啊),

         祖坟是否践踏?

         大地可有青苗? 

         村村有无炊烟?

         乡亲可有柴烧?

         儿呀乖乖儿,

         娘要去瞧瞧——

         清清的淇河里鱼儿有多少?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是否还戏闹?

         凤凰台是不是长满野草,

         緾丝鸭群是不是还蹒跚逍遥? 

         儿时景儿时情如今可安好?

         遭蹂躏啥模样瞧瞧才知道。          

         乳娘——

         小姣儿托付给您细心关照,

         平狼烟娸姬我早早回朝。 

         姣儿你在襁褓别哭别闹,

         待娘回再为儿诵诗弹琴唱歌谣。 

演员发挥得好,应该是一折出彩的情节。但在此后的剧本修改过程中,出于戏曲主题、人物走向的考虑,把这段戏还是忍疼切掉了。 

还有一个情节,就是许穆夫人听说兄长卫懿公身陷敌阵,被乱刀剁成了肉泥……虽然当年卫懿公相逼,致使公主与齐国公子婚事化为泡影,但故国狼烟滚滚,兄长遭狄杀戮,此时此景,公主难掩悲痛:

       姬赤哥你下场如此凄凉,

       一霎时气恨全消满腹悲伤。

       想当年你也曾立下宏愿:

       做明君率国民实干兴邦。

       随年长渐沉沦消退志向,

       伴禽鹤人不齿贻笑大方。

       家族兴靠的是家长族长,

       国振兴君无能黎民遭殃。

       我的赤哥哥呀,

       你看看这眼前成啥模样,

       死的死伤的伤血流泪淌。

       我的赤哥哥呀,

       我知你到头来恶梦初醒,

       我知你在寻找后悔药汤。

       我的赤哥哥呀,(点香)

       天堂路远多保重,(跪下)

       人生赴阴难还阳。

       想鉴后人你托梦,

       娸姬我梳理成文章。

后在分析剧本时,有专家提出,公主哭兄,虽符合当时的规定情景,但观众不会同情。从演出效果考虑,即使这位公主哭得再痛,台下也不会产生共鸣。我们听取专家意见,重新设置了情节,把这段戏给舍去了。




 

 
     
豫剧《许穆夫人》创作漫谈(之二)

《古都朝歌研究》    由河南淇县淇园工作室和淇县之窗网站联合 主办       栏目主持人:闫玉生  王之珩       策划设计:老农

 电话 0392-7222204    电子邮箱: dong-tuozi@163.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豫ICP备05000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