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都朝歌研究 今天是:
  朝歌研究主页 商都研究 卫都研究 淇史钧沉 朝歌人物 文物文献 姓氏寻根 研究动态 百家争鸣 学者介绍  

 

   

 

姓氏寻根 - 《殷氏志》导言
《殷氏志》导言
 
作者:殷作斌  加入时间:2013-11-18 16:27:05  点击:

子姓殷商后裔人口过亿,是当代仅次于姬姓周族的庞大姓氏群。据不完全统计,源于殷商子姓的姓氏约有二百多个,本书本卷收录一百六十四个,还有几十个姓氏因只有部分殷商后裔族谱和民俗书记载,而无权威姓氏书支持,故本书本卷没有收录。子姓的得姓始祖是契。据《史记•殷本纪》记载,契因佐禹治水有功,帝舜封其于商,赐姓子。依《史记》,契为舜帝封的第一代商君。契卒,子昭明立。昭明卒,子相土立。相土卒,子昌若立。昌若卒,子曹圉立。曹圉卒,子冥立,冥即屈原《天问》中的“季”,也即甲骨卜辞中被商王尊为高祖的“河”,是第六代商君。冥时发生了一件大事,使本来一点关系也没有的“殷”、“商”二字,结下不解之缘,三千八百多年来难解难分。冥时,正值夏帝少康中兴时期,百废待兴,但因河、洛之水泛滥,中原大地一片泽国,发生了特大水灾。于是夏帝少康任命冥为水官,负责治理黄河。冥为官非常勤奋,任水官二十多年如一日,终“勤其官而水死”,不幸以身殉职,成为与昔大禹齐名的夏代商族治水英雄。于是夏帝为冥加官晋爵,赠官司空,并将一块当时基本不受水患的风水宝地“殷”,追封给冥(因冥本来就是世袭的侯爵,追封的殷国世袭新爵位很可能是高于侯爵的公爵,此纯为推测,尚无资料或实物佐证),且破例让冥享受天子祭祀日月天地诸神的祀种----“郊祭”的待遇。冥子殷王子“亥”奉夏帝之命率族人迁到殷地,袭亡父新爵位(“殷王子亥”这称谓取于《古本竹书》,非笔者杜撰)。从此,商国又称殷国,第六代商君冥又称第一代殷君,商族又称殷商族。冥子亥即殷君位以后,因“仆牛”宾于有易,因故恼了有易人,被杀。亥子上甲即位(卜辞证实,在亥与上甲之间还有亥弟恒一世,也为商族先公,因此在上甲即位前,可能还发生了恒失踪或上甲从其叔父恒手里夺回君位的曲折事件,因恒即位时间很短,为《史记》所忽略。另吴其昌等人从1933年起曾提出上甲为王恒之子说,后胡厚宣于1977年引用《殷墟卜辞》758号,即《甲骨文合集》24975号卜辞:“□□卜,王,贞其尞于上甲父(王)亥”,已断定上甲乃王亥之子,非王恒之子),借邻国河伯之师,灭了有易,诛杀其君绵臣,报了父仇。上甲时,因灭了有易,领土向北有了延伸,国力增强,史称上甲中兴。正因为此,上甲才被后世商王列为周祭祀谱的第一位先公。从甲骨卜辞中破译出来的殷商族周祭祀谱是除《史记•殷本纪》之外,能真实反映殷代世系的另一份珍贵史料,就研究殷代世系而言,其学术价值可能比《史记•殷本纪》更高。后来到夏帝孔甲时,殷君虽又回迁东土“商丘”,但“殷”这诸侯国号名和“殷商”这族名,却保留了下来,一直到后世成汤代夏时没有改变。成汤代夏后,不仅沿用了老国号殷,还将以冥为始祖的商族中的“殷氏”族定为殷代的国氏,就像夏的国氏是姒姓中“夏后氏”那样,殷代的国氏是子姓中的“殷氏”,故“商王族”又被商族人尊为“大宗殷”(“大宗殷”这词语首见于笔者的《家传》,家传又记曰“出于晋谱”,当属可信)。“殷”这块风水宝地在殷商族的兴衰史上起过两次关键的作用,一次是先商时期上甲在殷地的中兴,一次是中商时期盘庚迁殷后在殷地的中兴。由此可见,冥被追封于殷这件事,对商族后来在政治上的六百年得势影响深远,因此,殷商史家著史、殷商志家修志万不可忽视或漏记此事,否则,“史”必不真,“志”必不实。

子姓家族建立的国家被周灭了以后,末世商王帝辛庶兄微子被周封于宋,以代殷后,又传国七百多年。子姓家族,在先秦历史上,从舜帝时契兴起,直到战国中期微子的宋国灭亡止,前后共传国一千七百多年。在这一千七百多年中,子姓殷商族,历夏殷周三代,繁衍成一个庞大的家族系统。族内大小氏族如林。据《世本》记载 ,子姓殷商族中有“殷、时、来、宋、空同、黎、北髦(比髦)、目夷、萧”九个大氏族,有的大氏族,繁衍力特别强,如宋氏族一个氏族就繁衍出“微氏、衍氏、宋氏、南宫氏、孔氏、正氏、邹氏……朱氏”等八十五分氏族,殷氏族也繁衍出“殷氏、衣氏、汤氏、乙氏、甲氏、沃氏、稚氏、梅氏、祖氏、武氏、邓氏……空相氏”等二十三分氏族。有的分氏族还繁衍出许多更小的氏族。殷商子姓家族中的这许多大小氏族,在后来姓氏合一的潮流中,都脱离了子姓,衍变成独立的姓氏。据不完全统计,光宋氏族一个氏族就繁衍出一百多个独立的姓。殷亡后,殷商族不仅没有被灭种,反而繁衍成如此庞大的姓氏群,而且还熏陶出一代圣人孔子,其功当首推微子。没有微子宋国七百多年的存商续殷和文化传承,今日殷商后裔的队伍就不可能如此壮大。这就是微子虽“跪着生”卑躬屈膝降周,但却被孔子尊为“三仁”之首和众多殷商后裔视微子为心中圣人的根本原因。这一点,是非殷商后裔的专家学者难以理解也难以接受的,然而,大部分殷商后裔的家族情怀确实如此,笔者恳请老一辈专家学者能从著史目的和民族团结的大局出发,充分理解我们殷商后裔崇敬祖先的这种特殊感情,如若在为帝辛正名的同时,挥起大棒打倒为殷商后裔崇敬了三千年之久的微子,可能会伤及过亿殷商后裔的感情,有碍民族团结,也与“记史作后世鉴”的著史目的相孛。即是说,微子以宋国获得大治,使宋国成为周代传承殷礼的特区,以及传弟不传子孙这两件事向世人证明,他当年卑躬屈膝跪行求见武王主要是为了乞求武王下令罢兵,停止在商王都屠城以保护百姓。显然,保护他自己不为武王诛杀,也是其目的之一,但不是主要的。继承君主之位是弟弟还是儿孙,这一点非常重要,特别是对于商族微子来说更是非比寻常。因为有殷一代在此问题上有过惨痛教训。甲骨卜辞周祭祀谱的破译证明,成汤立国后制定的王位继承制度本是“嫡长子继承制”,但后来遭到破坏。接成汤嫡长孙太甲(大甲)王位的是太甲的嫡长子太庚(大庚),不是《史记》中的沃丁(甲骨文中,沃丁不被周祭,说明沃丁不曾为王,《史记》、《今本竹书》谓沃丁为王,当是误记)。第五位商王太庚卒,嫡长子小甲即位(《史记•三代世表》谓小甲为太康弟,实误。雷学淇《竹书纪年义证》也谓:“《三代世表》谓小甲是太康弟,误也。”)但第六位商王小甲逝后,小甲弟弟大戊(太戊)即位,等于夺了侄子的王位继承权,后来就出现了很多次“兄终弟及”的现象,这给殷王朝造成了很大的混乱,被称为“比九世乱”,到第二十四位商王祖甲的时候,吸取教训,大胆进行改制,再次明确了嫡长子继承制,之后一直到帝辛,都是嫡长子继承,微子对祖制和以前的教训应该是了解的,但他却为什么偏偏忘记了教训,违背了祖制呢而立弟仲衍呢?这里面大有文章。

当然,成汤立国后制定的王位继承制度究竟是“嫡长子继承”还是“兄终弟及”,学界是有争论的。从《史记》来看,汤崩,弟外丙继位,外丙崩,弟仲壬继位,似乎是“兄终弟及”,其实史记此说不真,其中另有隐情。从甲骨文中发现的商族祭祀制度和后世商王对伊尹的无限崇敬来看,《竹书》记太甲杀伊尹有误,还是《史记》放太甲居桐宫思过自新为真。笔者的《家传》也证明了这一点。笔者曾祖殷高良,字显祖,曾留有手抄家传小故事集一册(是书的首页特别注明,出于晋谱),其中记有王亥仆牛、上甲中兴、比干力谏、阿衡立威、盘庚迁殷等脍炙人口的殷商先祖小故事。我在上高中时,父亲曾给我看过,但那时既不知其珍贵,也不懂其内容,可惜毁于文革,不可复得。现在边读《竹书》、《史记》,边回忆,依稀记得一些故事情节。发现《阿衡立威》的故事情节,与《竹书》、《史记》记载大不相同。《阿衡立威》的故事大意是:成汤有三子,长太丁、次外丙、三仲壬,成汤立长子太丁为太子,但太子先亡。汤崩,太孙太甲即位,汤命阿衡为顾命大臣,太甲不争气,不遵汤法,阿衡愤而立威,放太甲于桐宫,令其思过自新。国不可一日无君,阿衡先请其二叔外丙代之,外丙勉强应之,代了几年不辞而别,不知所终,阿衡又请其三叔仲壬代之,未几而崩,于是阿衡自代国政,后见太甲向善,阿衡喜,亲往桐宫,迎回太甲,还政于他,自告老隐退,故大宗殷后裔,皆视阿衡如己先祖,崇敬有加。阿衡者,伊尹也。这由东汉许慎的《说文》可证。《说文解字》“伊”字条释文谓:“殷圣人阿衡。尹治天下者。从人,从尹。”由此可知,成汤钦定的王位继承制度不是“兄终弟及”,而是“嫡长子继承”。成汤立下的这个规矩,到小甲崩时被破坏了。显然,如果不发生太孙太甲被阿衡立威放逐的特殊历史事件,外丙也好,仲壬也好,都是不可能为王的。而且据家父回忆,《家传》中还说,外丙和仲壬两人,是你推我让,都不愿抢侄儿太甲的王位。民间《家传》的这个说法,虽既不同于《史记》,也不同于《竹书》,但与甲骨卜辞的考古发现及常玉芝推理颇为接近。这再一次说明,民间的传说或族谱或家学记载,与方志一样,对国之正史研究是有辅助或补充作用的,即使是看起来无用的《家传》之类,有时也会排上用场,一些专家学者轻视甚至排斥民间资料或神话传说、民俗传说是不可取的。

按照子姓商族的祭祖规矩,如果是微子的儿子或孙子继承大位,则微子这一系是直系,后人祭祀他的时候会格外厚重,他的配偶也要受到后人的祭祀,如果是微子的弟弟继承大位,则微子一系就要沦为旁系,会被后王轻视。后来宋国的三十多位国君全是仲衍后代,没有一个是微子的后代,就证明了这一点。这种规矩之厉害,微子肯定清楚。微子有子有孙,且不止一个,可是他为什么还是决定把大位传给弟弟仲衍呢?这个问题古今都有人研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人说微子的儿子“循”(一说是孙子“腯”,山东微山殷氏族谱记载微子有子名“费”,早卒,费生“腯”)与微子政见不合,特别是对微子“跪着生”的做法不满,微子封宋后多次到周去朝觐,但他的儿子“循”(或孙子“腯”)一次也没有去过,而弟弟微仲则是微子的坚定支持者,故传之。此说貌似有理,但不经一驳,因为微子的儿、孙不止一个,见于文献和家谱的,就至少有两个儿子:“费”、“朱”,一个孙子:“腯”。一个因政见不合不可立,还可以立另一个。笔者思前想后,终于悟出可能的原因,现记于此,供读者参考:帝乙临终时,他与两个弟弟比干和箕子商量王位继承人的事,箕子建议立贤能善良的大儿子微子,比干则主张让小儿子帝辛继承王位。比干说,微子虽是长子,但是庶出,帝辛虽小,却是嫡子。最终帝乙采纳了比干的意见,让帝辛继承了王位。对此安排,微子肯定是有意见的,加上后来帝辛失德专横,不听劝谏,微子当然更是心寒。后来武王伐纣,微子作壁上观,认为反正周弱殷强,蚍蜉撼树谈何易,起初他只是想利用周的力量狠狠地教训弟弟帝辛一顿,让其吸取教训,洗心革面,万万没有想到武王只用一天的工夫就活捉帝辛,并被斩首示众。微子看到大商气数已尽,无力回天,为保民存己,才卑躬屈膝地“跪行”求见武王,乞求武王下令罢兵,以保百姓。这件事对微子触动很大,震动也很大。微子当时的感觉可能如五雷轰顶,他根本没想到因为自己作壁上观,关键时刻没有帮弟弟帝辛一把,会导致弟弟帝辛被杀,会导致整个大殷的灭亡。此时微子十分内疚,自觉愧对先祖,所以决定让自己这一支系隐于民间,不当显族,故才有传弟不传子孙之举。宋国后来的三十几位国君,没有一个是微子之后正是微子自觉愧对先祖的自责心理的佐证。

自《世本》以来,中国古今姓氏书多如牛毛,但还无一本专论子姓殷商后裔姓氏来源的书,本书本卷意在填补这个空白,给广大殷商后裔和姓氏研究者提供一部工具书。

考虑到殷商后裔的姓氏比较多,本卷只将人口较多且为历代权威姓氏书收录者列入,对人口过于稀少者,或只在某些家谱中见到而无权威姓氏书支撑者,则没有兼顾。有特殊需要的读者可到《世本》、《姓纂》、《通志·氏族略》等其它姓氏书中查阅。考虑到有不少殷商后裔整支或部分融合到有多个来源的姓氏中去了,例如有一部分殷王子比干后裔融合在王姓和孙姓中,有一部分箕子后裔融合在李姓中等,我们将这一部分姓氏称为与子姓殷商族有关的姓氏。为便于读者能对与子姓殷商族有关的姓氏的姓氏来源有一个全面的了解,本卷也将这些姓氏的全部姓氏来源列出,而不是只列出其中源于子姓殷商族的支脉。

考虑到子姓为殷商后裔各姓氏的母姓,本卷将现已沦为弱小族姓的子姓排为第一姓;考虑到《世本》将“殷氏”排在殷商族九大氏族之首和“殷氏”是殷代的国氏,“殷”是成汤的国号等因素,本卷将殷姓排为第二姓;考虑到宋氏是殷商族九大氏族中最大也是繁衍能力最强的氏族,又是微子代殷后的国号,本卷将宋姓排为第三姓。除以上三姓外,本卷五十三个著姓排位均以袁义达等编著的《中国姓氏•三百大姓》为准(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11月第1版),即以人口多寡为序。对袁氏该书未统计在内的涉殷后的一百零八个姓氏(其中也包括袁氏书中已收录的个别著姓,但其中含殷商后裔很少者,如“贾”姓等),则排在后面,并以汉语拼音方案的音序为序。本书本卷各著姓的人口统计数据和依人口计的五十三个著姓的姓氏排列位次,也以袁氏该书提供的数据为准。本卷编写时还参考了袁氏该书的其它内容,在此表示感谢,同时也参考了中共河南省委统战部、河南省社会科学院合编的《中华姓氏•河南寻根》(中州古籍出版社,2009年3月第1版)一书中的部分内容,在此也一并表示感谢。

为减少读者查阅古代姓氏书的麻烦和节省读者查阅古籍的时间,本书本卷在每个著姓的“姓源考”之后,均设有“参考文献”项,列出《世本》、《姓纂》、《通志·氏族略》、《<急就篇>颜师古姓字注》等古代权威姓氏书中与该姓氏有关的原文。

另有一点要说明的:本卷各姓氏后,所引“参考文献”条目下,如果全是文献原文,则引号省略,如果只有部分是原文(夹引夹议),则原文部分加引号。

本卷正文中的插叙“按语”,一律用黑体字“按”标出。凡是未加限定词的,如(按:……),均为笔者之插叙按语;如系别人按语,则一律在黑体字“按”字之前,冠以插入此“按语”者的姓名,如(郑樵按:……)等。

                                                       笔者  殷作斌  2013年9月于江苏淮安寓所

 




 

 
     
《殷氏志》导言

《古都朝歌研究》    由河南淇县淇园工作室和淇县之窗网站联合 主办       栏目主持人:闫玉生  王之珩       策划设计:老农

 电话 0392-7222204    电子邮箱: dong-tuozi@163.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豫ICP备05000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