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都朝歌研究 今天是:
  朝歌研究主页 商都研究 卫都研究 淇史钧沉 朝歌人物 文物文献 姓氏寻根 研究动态 百家争鸣 学者介绍  

 

   

 

百家争鸣 - 许慎治史思想初探
许慎治史思想初探
 
作者:殷作斌   加入时间:2012-8-26 10:39:05  点击:1970

 

 许慎治史思想初探

  
—---为纪念许慎《说文解字》成书1890周年而作
殷作斌 2011年10月16日(农历九月二十)初稿
2012年8月24日修改
(殷商传承文化研究网、淮阴工学院 江苏 淮安 223300)

 

 

    摘要:本文系据2011年10月16日在友人举办的纪念许慎《说文解字》成书1890周年座谈会上的即兴发言稿略加整理而成。许慎虽是举世公认的著名语言文字学家,但是他在史学方面的思想和成就却鲜为人知。本文通过《说文解字》有关字条释文的举例,证明他也是能超脱他那个时代,客观公正地评论中国上古史中特别是殷周之交的一些人和事的历史学家。其治史思想,就客观、公正两点而言,是远在司马迁之上的。 可以认为他是中国历史上弘扬殷商文化的先驱者。
关键词:许慎;《说文解字》;治史思想;客观、公正;扬周抑殷;捧周武贬殷纣;男尊女卑;殷商文化。

    许慎(约58一--约147)字叔重,东汉汝南召陵(现河南郾城县)人,是东汉著名经学家(有“五经无双许叔重”之美名)、语言文字学家(有“字圣”之称)。著作颇丰,有《说文解字》、《五经异义》、《淮南鸿烈解诂》、《孝经古文说》等,可惜现只有一部《说文解字》传世,其余已失传。


    许慎于汉和帝永元十二年正月初一(公元100年)作《说文解字•叙》,说明此时书之草稿已成。《叙》曰:“粤在永元,困顿之年,孟陬之月,朔日甲申”。永元,是汉和帝刘肇的年号。困顿,年份在甲子的“子”上叫困顿。永元十二年,年份在庚子,这一年公历为100年。孟陬,孟,四季月份开头的一月叫孟月;陬,正月为陬。朔日甲申:朔日,每月初一为朔日;甲申,六十甲子之一,在此用以记日。由此可知,《说文解字》从始创到草成,用了约十年时间。后又用了二十年修改完善,于汉安帝刘祜建光元年(公元121年),终成。病中之时,遣子冲献书于帝。全书计收单字九千三百五十有三,重文一千一百六十有三,分于五百四十部。


    有的学者以为,许慎是在作《叙》这一年,才开始写《说文解字》的,到公元121年完成,并遣子献书,共用了二十一年的时间。但多数学者认为,许慎写《叙》的这一年,《说文解字》己草成,到公元121年这二十一年时间为修改完善时间。由此推算许慎创作《说文解字》用了约三十年的时间。据有关史料考证,后者的说法较为可靠。
    许慎以毕生的精力,从事于弘扬与发展我国的传统文化事业,并取得了广泛和卓越的成就。他的《说文解字》已被历史证明是永远不会过时的不朽著作。他为中华民族古老文化得以传承的贡献丝毫也不亚于司马迁。可惜他的经学著作《五经异议》、《孝经古文说》等已经失传,要不然,我们还会从中看到他迥异于董仲舒等汉儒的经学思想火花。众所周知,汉代经学家分今文经学和古文经学两大不同的派别,今文经学的最初代表人物,是西汉的公羊学派董仲舒,而古文经学的代表人物则是西汉后期的刘向、刘歆父子。到东汉时,贾逵、许慎师徒则是传承古人经学的旗手。


    许慎对当时某些经师在说解经书时“人用己私、是非无正、巧说邪辞、使天下学者疑”的混乱现象,表示极大的愤慨。他编写《说文解字》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将经学的研究纳入科学的正确轨道。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这部伟大著作,使后世受益无穷。语言和文字是人类社会最伟大的系统工程之一,它是人类一切文明的基础,蕴藏著无穷无尽的奥秘。人类文明之所以能够持续不断地得到进步和发展,其先决条件就在于有了语言和文字。有了语言,人类才有可能交流信息,交流经验,积累智慧。而有了文字,则能够使经验与智慧的交流和积累超越时间与空同的阻隔。如果没有语言和文字,人类将永远停留在原始阶段,无法前行。许慎的伟大之处,首先在於他非常明确地认识到文字是经艺之本,王政之始,前人赖以垂後,後人藉以识古。他立志要通过对文字全面而系统的整理和研究来“究万源”。他的巨大的作用与影响,在我国历史上延续了将近两千年。而且仍将继续不断地发挥作用与影响。他对我国文字的规范和统一所起的作用将永垂史册。(此段文字参考了董莲池蓍《说文解字考证》之姚孝遂序,在此表示感谢。)
 

    许慎的伟大之处还在于他在学术上并不存有狭隘的门户之见,显现出他的泱泱学者风度和宽阔胸怀。他治经,《易》宗孟氏,《书》宗孔氏,《诗》宗毛氏,《礼》宗《周官》,《春秋》宗左氏,《论语》、《孝经》皆尊汉武帝时在孔子住过的房屋墙壁中发现的孔壁古文(躲过秦始皇焚书一劫的古文)。贾逵、许慎师徒是当时的古文经学派的旗手。但是他在其《说文解字》一书中,还引用他的学派对手董仲舒的见解,而董仲舒是今文经派的首创人物。


    许慎还有一个特别伟大之处,近两千年来没有引起学者注意。就是他能超脱他那个时代,客观公正地评论中国上古史中特别是殷周之交的一些人和事。我们知道,他那个时代,正是扬周抑殷、捧周武贬殷纣、宣扬儒家男尊女卑思想的高潮时代。就连伟大的史学家司马迁的《史记》也打上了这个时代的严重烙印,不得不去相信并记录周人和汉室依照殷人《天命玄鸟,降而生商》的神话故事胡编乱造、篡改历史而形成的东西。 如在《史记•周本纪》中司马迁就如实记载了周人仿照殷人“天命玄鸟,降而生商”故事编造的神话,以便为武王灭纣、以周代殷制造遵从天命的合法藉口。在司马迁笔下,周祖弃、商祖偰、帝尧成为亲兄弟,都是帝喾的儿子,而夏祖禹又和他们是族兄弟,即是说周祖弃、商祖偰、帝尧、夏祖禹都是黄帝的玄孙,是平辈[注1]。更有甚者,周祖弃后代还有继承王位的优先权,因为他是帝喾的元妃有邰氏女姜嫄所生,而商祖偰只是帝喾的次妃有娀氏女简狄所生。元妃之子后代(周裔)属于长门,当然应比次妃之子后代(商裔)更有继承王位的优先权。加上周祖弃出生时还有一段与商祖偰出生时相似的离奇故事。弃不是一般的孩子,是因为其母姜嫄出野践巨人的脚印感而身孕。而且是在生后遭母抛弃多次而不夭折以后,才获得“弃”这个美 名。让这样一个与商族同一血统兼神奇人物的后代明君姬发代替恶纣坐天下不是更符合天命么?无独有偶,汉室也为刘家做天下编出了一个刘邦出世的神奇故事 ,赫然写在《史记•高祖本纪》的开篇处。像这些连三岁孩童都不相信的“皇帝新衣”,堂堂史学家司马迁却捡来穿在身上。可是比司马迁迟出生约两个世纪的许慎却根本不相信《史记》的这些记载。而且对史记的扬周抑殷、捧周武贬殷纣、宣扬儒学男尊女卑思想,能站在客观、公正的立场上,或进行评论,或持批判态度,或反其道而行之,你司马迁敢扬周抑殷,我许慎就敢扬殷抑周。许慎虽然没有写出像《史记》那样的史书,但从他的《说文解字•序》,我们可以看出他不仅是经学家、语言文字学家,而且也是一位饱读史书、通晓古今的历史学家。从《说文解字》的字里行间,我们就能看到一个客观、公正史学家的身影。下而试举一些实例以证之:


    (1) 在许慎的笔下有明显的歌颂妇女功德,而对男子圣君不屑一顾的倾向。这种倾向表现在《说文解字》的下列各条中:
    ① 在许慎的笔下,男性圣君也好,暴君也好,在文字面前,都一律平等。只就字论字,既不提他们的功德,也不提他们的暴行。在《喾》、《尧》、《舜》、《禹》、《汤》、《傑》、《纣》这些条目下,只有相关的字义。没有任何与这些人有关的说明。例如《喾》字条下只有:“急,告之甚也”。《尧》字条下只有:“高也,高远也”。《舜》字条下只有:“草也”。《禹》字条下只有:“虫也”。《汤》字条下只有:“热水也”。《傑》字条下只有:“傲也”。《纣》字条下只有:“马緧也”。
    ② 在许慎的笔下,对女性倒是恭敬有加。例如:在《娲》字条下释有:“古之神圣女, 化万物者也。”在《娥》字条下释有:“帝尧之女,舜妻娥皇字也。”在“媊”字条下释有:“太白上公,妻曰女媊。女媊居南斗。”在“娀”字下释有:“帝高辛之妃,偰母号也。”在“妲”字条下释有:“女字。妲己,纣妃。”而对妲己的所谓祸国罪恶,只字未提。
    (2)在许慎的笔下,朝代名和国姓字一般也很平淡,即使“汉”字条下也未见有任何的赞颂释文,只有少数几个姓或朝代名受到其特别关爱。例如: 刘是当朝国姓,竟然被排除在《说文解字》收录的9353个汉字之外(注2),而同读刘音的“浏、䉧”的两个字倒被收入了书中。在“姜”字条释有:“神农居姜水,以为姓。”在“姬”字条释有:“黄帝居姬水,以为姓”。在“嬴”字条释有:“少昊氏之姓。”在“秦”字条释有:“伯益之后所封国。”在“夏”字条释有“中国之人也。”而夏之国姓“姒”似乎未被列入(上古八大姓姬、姜、妫、姒、嬴、姞、妘、姚,许慎收了七个,独缺姒,亦可能是汉时“姒”字不写作“姒”)。在“周”字条下仅释有:“密也。”在“汉”字条下仅释有:“漾也。东为沧浪水。”
    (3)对殷代的历史有公正评论甚至颂扬倾向,而对周代篡改历史美化自己的行为,则有较明显的批判倾向。略举几例说明之:
    ① 对商祖偰之母有颂扬倾向,表现在“娀”字条下释有:“帝高辛之妃,偰母号也。”而对周人编造的周祖弃之母是帝喾高辛元妃,则只字未提。在“嫄 ”字条下仅释有:“台国之女,周弃母字也。”
    ② 对商祖偰的释文带有褒义,而对周祖弃的释文似有贬意,完全抛弃了周人编造的周弃出生时的神奇故事。在 “偰”字条下的释文为:“高辛氏之子,尧司徒,殷之先。” [注2]。而在“弃”字条下仅释有:“捐也。……逆子也。”
“偰”字条释文和“弃”字条释文的图片对比如下:

 

    ③ 对纣王和妲己的评论呈中性。不像其它史书上那样罗列一大堆纣和妲己的罪恶。《说文解字》“纣”字条和“妲”字条的释文,详见上文,不赘述。
    ④ 对殷代开国名相“伊尹”破格高度赞扬。这在《说文解字》全书中也是绝无仅有的。伊尹被许慎尊为“殷圣人”,即便是真正的圣人孔子在《说文解字》中也未得此殊荣。据此,有人怀疑许慎在写《说文解字》一书时,当有殷人遗留下的原本所从,不然他为什么对成汤名相伊尹如此情有独钟?不过经过我多年的分析考查,许慎此举,只是对殷人创造灿烂文化的一种感慨,也是对司马迁不分青红皂白地扬周抑殷的一种呐喊。绝不会有伊尹或其他殷代贤人传下的《说文》原本存在。《说文解字》的“伊”字条释文如下:“殷圣人阿衡。尹治天下者。”
“伊”条释文的图片如下:
 


    [注1]:依《史记》:周祖弃、商祖偰、帝尧、夏祖禹都是黄帝的玄孙,即他们都是黄帝家族的五世。而帝舜(重华)是九世,五世尧将帝位禅让给九世舜,而九世舜又将帝位禅让给他的伯叔高祖父五世禹。这是《史记》留下来的一个上古世系难题。除非尧、禹都是老寿星,舜支祖上都是少年得子才可解。(舜支世系为:始祖黄帝→二世昌意→三世帝颛顼→四世穷蝉→五世敬康→六世句望→七世桥牛→八世瞽叟→九世帝舜→……)。《史记》记曰:尧登帝位70年得到舜(时年舜30岁,尧妻之二女),后20年尧告老,让舜代行天子职(时年尧登帝位已90年,舜50岁),又8年尧去世(时年舜58岁),尧去世满3年丧期后,舜让位于尧子丹朱(时年舜61岁),群臣不朝丹朱而朝舜,于是舜始登帝位,即是说舜是50岁代行天子职,至61岁才真正登帝位。之后又39年舜去世(即舜寿整100岁)。舜61岁登帝位那年,来到文祖庙,大会群臣,广 开言路。同年,舜命近支伯叔高祖父五世禹(夏祖)任司空,负责治水。又命远支伯叔高祖父五世弃(周祖)、偰(殷祖)等各司其职:弃(周祖)在尧时即为农师,继续任职;偰(殷祖)任司徒,负责教育,同时佐禹治水。即是说,在舜61岁登基时,尧时重臣,弃、偰、禹、皋陶等才成为舜的大臣。此时 ,弃、偰、禹各多大年纪了呢?《史记》未说,但我们可以推算。舜61岁登基时,尧如果活着,当在120岁以上(假定,尧20岁左右登基),而弃、偰均为尧兄,当也在120岁以上,已经120岁以上的弃、偰还能任农师、司徒重职?这是矛盾之一。下面再来推算此时禹该是多大年纪,禹父鲧是在舜摄尧政时因治水无章被诛的, 因此禹当较弃、偰年轻,但当舜61岁登基时,禹至少也在60岁以上,不然怎么能是五世呢?即是说禹、舜应年岁相当或禹稍长。到舜100岁去世时,禹也100岁出头了,怎么还能接班呢?这是矛盾之二。假定鲧20岁生禹,颛顼20岁生鲧,则当舜61岁登基时,帝颛顼如果在世,当为100岁。如舜支全按20年一代的最快速度繁衍,当九世舜61岁登基时,三世颛顼应该是100岁,四世穷蝉80岁,五世敬康60岁,六世句望40岁,七世桥牛20岁,八世舜之父瞽叟0岁(刚出生),而才刚出生的瞽叟已经有了61岁的儿子,这不是天大的笑话么?这是矛盾之三。
    [注2]: 南唐文字训诂学家徐锴(920~974)认为《说文》中的“鐂”字即是释为“杀也”的“刘”字,清人段玉裁从之。此说不足信也。
    [注3]:按《史记》,偰应为舜司徒。许氏释为尧司徒,似有误。


    参考文献:董莲池 著:《说文解字考证》,作家出版社,2004年12月
版 。文中引用的《说文解字》各个字条的释文,盖从此董氏本出。


    【作者简介】殷作斌(1940 -)男,江苏涟水人,江苏 淮阴工学院电子技术学科学术带头人之一、著名双师型技人才,曾受聘于台办炎黄大学任客座教授。江苏淮安市劳动模范、江苏省高等学校一类精品课程奖获得者、中共江苏省省级优秀共产党员。退休后,任殷商传承文化研究网站长,改行从事殷代史和甲骨学研究。

 

上一条:是谁将纣王和妲己妖魔化
下一条:国学经典--《鬼谷子》

没有相关信息

 

 
     
许慎治史思想初探

《古都朝歌研究》    由河南淇县淇园工作室和淇县之窗网站联合 主办       栏目主持人:闫玉生  王之珩       策划设计:老农

 电话 0392-7222204    电子邮箱: dong-tuozi@163.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豫ICP备05000447号